独白:是宠物还是老公_男性频道

阿莱手记: 储琳是我的同龄人。 但是我在她身上,看不到女人应该折射出的自信飞扬和风情万种。 我知道这不是她的错,一个女人站在那里的时候,你几乎可以穿透她的风貌发现其身后是怎样一个男人。没有女人不需要一个有力的肩膀,在我看来,储琳的靠自己,多少有一些没有退路的无奈。 我相信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有着得体的笑容和疲倦的大眼睛。她极简单地烫了头发,穿着一身暗色的套装坐在我对面,她的整洁大方让我得到一种相反的印象———储琳没有过多时间收拾自己,头发因为烫过而容易梳理;身上的衣裳即使出入各种场合也不过分。没有个性,没有审美,没有年龄,她像是一个草草了事又极不负责的理发师对待顾客那样对待自己,没有乐趣,一成不变。 这个世界上,有没有不爱美的女人?没有。除非这个女人失去爱美的心情。 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好感。她端庄的容貌,宽厚的笑容,使我恍然间以为她就是我多年的老友或邻居,她应该是从我的记忆中走出来的,对于善良的女人,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、理解和偏爱。(文/阿莱) 采访时间:2001年7月3日 受访人:储琳,女,31岁。以前教书,1993年结婚,婚后辞职出来,由替人打工到自己做了两家公司,一步步创业到今天,全部靠的都是自己。 本来这些话我是不想说的,有些事说出来都丢人。我自己有两家公司,除了生意上的伙伴,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最注重的,就是你的实力和眼光,家里的这些事讲出来,人家看不起你不说,搞不好连生意都做不成。再说,谁不想把自己最光鲜的一面给人看呢? 我和许建成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那会儿我还在一个学校当老师,他在一家工厂上班。当时他给我的印象还不错,不讲吃不讲穿,从不乱花钱,挺知足的。而我恰恰相反,花起钱来大手大脚,妈妈总说我,不是过日子的人。也正是这个原因,家里并不反对我们来往,觉得这样一来两个人才可以取长补短。 建成在家最小,上面几个姐姐,依赖性特别强,换言之,就是有点儿懒。结婚以前不显,那时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,每次来我家都显得挺勤快的,可是结婚以后就不一样了,生活上不说,就是在工作上也不思进取,总是抱着混日子的态度。我曾经很想改造他,但是很徒劳,除了看电视和打游戏,他没有任何爱好,更不要说责任和担当了。 当时我们已经有了孩子,厂子里效益不好,他一丁点儿生活压力也没有,依然是那么无所事事的,要说惟一的变化,就是更加视财如命了。没有办法,为了将要出生的孩子,为了今后能够生活得好一点,最后只能是我出来闯荡。那大概是1993年,我怀着身孕,到处给别人打工。建成每天呆在家里,连饭都要等我回来做,我不回来,他就会一直饿着。 也许这些事你听着挺枯躁的,这么多年了,我在外面闯荡了8年,他在家里整整闲了8年。你知道阿莱,我并不是那种势力的女人,丈夫不挣钱就甩鼻子甩脸,可是最起码,你总要知道疼人吧,或者把孩子照顾好,总是分内的吧?许建成不是,孩子今年已经上学了,只为我没有精力照顾,就把她送到了寄宿学校,一星期才接一次。有时我在外面有应酬,孩子好不容易回一趟家,当爹的总要带孩子出去玩玩儿,要不就正经给孩子做点好吃的,人家倒好,依然如故,等我深夜回来,爷俩儿已经饿一天了,孩子连洗也没洗歪在一边睡着了。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呀,还要强打精神给他做吃的,哪怕是方便面呢,也等着你伺候。吃饱了喝足了,他也睡一天了,等你想睡觉时,他来精神了,要不就是缠着你,你不答应,他就把音响开得大大的,躺那儿看碟,一看就是一夜。 凭良心说,一个女人在外面做事容易吗?我由替别人打工到现在自己有了两家公司,是怎么一步步熬过来的?你说我怕吃苦吗?我不怕。别看我在外面挺风光的,家务这么多年一直是我来做,以前在学校,工作清闲时我天天收拾,现在没有时间就一周收拾一次。表面上我是职业女性,其实我是真正的家庭妇女,永远解放不了的家庭妇女。你要是真的瘫了残了我也认了,谁让我们是夫妻呢?而且真是那样好歹我还能落一句暖心的话,不管怎么样,也还有个象样的家。可是现在,家里那个人年纪轻轻,身体比谁都好,就愣是那么心安理得地让老婆养着,就跟个废人一样。 为这个,我没少找建成谈。我劝他试着出去找个工作,不管挣多挣少,我也不要,可是你总要有点儿事做。你才三十多岁,要混到什么时候?你猜他怎么回答?他顿时就翻脸说,储琳你别以为自己挣了几个臭钱就牛了,我没用你养,厂里每月还给我300块钱呢?于是我问他,那老婆呢?孩子呢?都没有你的责任吗?他撇撇嘴说,你还用得着我吗?我没找你要钱就不错了。当时,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,我选了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啊,作为一个女人,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?我还是女人吗?我只是一个没有男人呵护的枯萎又疲惫的生命罢了。女人活到这一步,真的没意思透了。 哦,对了,你别说,许建成还真有一段时间开始上班,不是在什么别的地方,而是在我的公司里。去年,他不知动了哪根筋了,开始对公司的事情关心起来,有事没事地老问公司业务上的事儿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。再后来,他提出要到公司给我帮忙。我这个人一向心挺粗的,没有这么多弯弯肠子,想着总比在家呆着好,就答应了。 谁知他去了没几天,就弄得公司里人心惶惶的。为什么?他每天正事不管,总是盯着员工不放,谁多喝几杯水了?谁又打长途电话了?搅得所有人都不开心。我叫他不要管,一桶纯净水能有多少钱?这都是公司的正常开销。他一下子就不乐意了,说什么要不是我替你盯着,你的公司早被他们吃穷了喝穷了。这样一来,我不仅要给他开工资,回家倒更累了,他就像有功了一样,每天进进出出大摇大摆的,什么都要过问一下,什么都要插上一嘴,客户的电话他也敢接,态度蛮横,胡说八道,搅了不少生意。 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,也许直到现在他还在我的公司里指手划脚。我也不瞒你,到公司时间不长,他就和我的一个女客户搞在一起,被我捉在床上……这就是我的丈夫。我们开始闹离婚,他死活不离,使出各种手段来,甚至不知羞耻地到我妈妈家去闹,到我谈生意的地方去闹,弄得我筋疲力尽,什么也做不了。他一方面干扰我的家人,一方面又哭着向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,也保证再也不干涉我的业务,还用孩子来说服我。也许是我太软弱了,或者是我太累了,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。 其实我真的相信他那些悔过的话吗?说实话我并不相信。可是我能怎么办呢?至少像现在这样,他不去故意给我捣乱,我还能做些事,赚点钱。孩子每年的学费,爸爸妈妈的赡养,哪一样不需要钱?难道为了和他离婚,把自己多年创建的公司也白白搭进去不成?我不敢,不敢用这个去赌,不敢用孩子的前途和父母的晚年去赌。 有时吵嘴之后我也想过,不行我也不干了,两个人就这么干靠着,看谁支撑不下去?是不是因为我太能干了,太好强了,就把他宠坏了?如果他遇上一个又凶又懒的老婆,没准儿也就服帖了。 自从回家以后,他老实了没几天,又犯起了多疑的毛病。大概是自己的那次艳遇触动了他的某根神经,整天怀疑我在外面有人,盘问我的行踪,还给我定了许多清规戒律,弄得我哭笑不得。他自己拈花惹草,就把别人也看得同样下贱。我要是真的有那个心,是你能管得住的吗?不错,我生意场上的朋友对我都很好,其中也不乏男士,可是那是怎么来的?是我的口碑好,做到那儿的。这些东西能跟他讲吗?没有用,他是不会信的。在他眼里,没有干净的关系。 从此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你要见的是多么重要的客人,他的电话就会无时不刻地打过来。盘问你在哪?盘问你见的是谁?开始时我还告诉他,后来连真话都不能说了。为什么?他只要知道你在哪儿,就会跑到那儿去找你。不懂礼貌不说,而且永远是邋邋遢遢的,头发粘粘的,衣服粘粘的,别提多丢人了,还会甩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。比如今天,我告诉他不在市里,而且关上了手机,不然,他不是电话打爆了,就是人已经到了门口。 所以我现在别无所求,只要他安安静静的,不给我惹事,我就知足了。一切还像以前一样,他过着“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”的日子,不管我有什么应酬,晚上回来有多晚,也要给他弄晚饭。有时我太累了,就从外面给他打包,朋友总问我,你这是给谁带呢?我总是说,我们家养了一条小狗。说实话,我并不是故意侮辱他,你让我说什么呢?说我的丈夫即使深更半夜也要等着我回去做饭吗? 真的,阿莱,仔细想想,我还真不如养一条狗。他甚至不如孩子省心,我厌恶着他,可是这个人却偏偏和我牢牢地绑在一起,根本摆脱不掉。他虽然愚蠢,却自有一种可怕的心机,当他想要做一件事情,就会调动各种手段来达到他的目的。他怎么肯离婚呢?就是他的母亲甚至疼爱他的姐姐也做不到像我这样养着他,对于不劳而获的他来说,怎么会轻易放弃?真的,这些事,我根本就不敢想。 说句题外话,为什么男人只要有了事业就有了一切,而女人就不行?很少有一个职业女性可以像男性那样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,大部分都是又上班又要照顾家庭。而且一旦你比丈夫的收入高了,你就要更加夹起尾巴做人,不要太轻狂了,要给丈夫保留自尊心了。而那些养家的男人们,只要比妻子赚得多些,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妻子无微不至地照顾,妻子稍微有些抱怨,男人们就会说,你不要不知足。比如我们这种情况,换作我是男人,许建成是女人,可能这个男人早就和她一刀两断了。 可能因为我现在无力改变一切,所以总是胡思乱想的,你不烦吧,阿莱?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储琳有些累了,她把一直前倾的身体深深靠进了椅背里,并打量着我的神情问我,这个故事会不会太枯燥了?随后打开了手机,几乎是同时,她的手机叫了起来,听她的话语,我已经猜出是谁。 储琳挂断电话之后,无奈地耸了耸肩,把手机放回包里说:“怎么样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sdkeshe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