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

他那个老爹除了针包和一本笔记,啥也没给他留下,小姑父没了之后,这几年小姑就是靠着卖西瓜过日子。

“旭子,一大早就来看西瓜?”

沿着田埂看了看,忽然耳边传来个女人的声音。刘旭打眼一看,原来是村里陈大荣的老婆黄雯雯。

虽然陈大荣和刘旭只差了两岁,但按照规矩,他还是刘旭的叔叔辈,年轻的黄雯雯自然就是他的小婶子。

她嫁过来的时候,刘旭并不在家,只是听人说陈大荣娶了个漂亮媳妇,今天一看还真没错。

竹篮靠着小细腰,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,实在是好看。

“起晚了可就见不着好看的小婶子了。”

“城里回来的小子就是不一样,嘴巴咋这么甜!”

黄雯雯没嫁人之前,也是人见人夸的大美人,但自从嫁给了陈大荣,这家伙除了办那事的会糊弄两句,平常一颗心全扑在赚钱上了。

倒像钱才是他媳妇似的。

这会儿听到刘旭夸她,自然是心花怒放,对刘旭也多了一些好感,想要和他多聊几句。

“小婶子这可错怪我了,我从来都说大实话,小婶子就你这模样,比城里那些小姑娘一点儿都不差。”

刘旭心思活泛,一眼看穿了黄雯雯的小心思,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,就能换来观察大美女的机会,他当然是乐意做的。

“大荣叔能娶到你这样的婆娘,真的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“你小子嘴巴咋这么能说。”

几句话逗得黄雯雯咯咯直笑,胸前也跟着上下起伏,真的是好一派波涛汹涌,刘旭好好的饱了一回眼福。

黄雯雯一抬头就注意到了刘旭的视线,也没有责怪,只是佯装生气的说道:“还说自个儿老实,你这坏小子眼睛朝哪儿瞟?”

“还不是小婶子你太好看,我这眼珠子都被你吸住了。”

“贫嘴!”

黄雯雯哼一声,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:“好好看着你的瓜吧,我还得去摘菜赶快回家做饭去!”

“哎哟!”

正在刘旭感叹好景不长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黄雯雯的一声惊呼,抬眼一看才发现黄雯雯坐在了地上,捂着脚一阵哼哼。

“咋回事?小婶子?”

刘旭赶快冲过去看了看,原来是崴脚了。

田埂上的土很松软,但也不乏一些没处理掉的砖块碎瓦,一不留神就可能崴脚。

“小婶子你可别动,要是弄不好会肿起来的,到时候没个几十天肯定不能走路的。”

“那咋办?”

黄雯雯虽然辈分不小,可毕竟还是个小女人,感受着脚踝上传来了阵阵剧痛,眼眶里已经有泪珠打转。

“放心,有我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刘旭小心翼翼的脱掉了她的鞋子,连袜子也扯了下来,握住了那一只白皙的小脚,轻轻的抚摸起来。

“旭子,你这是干啥?”

黄雯雯的小脸儿刷的通红,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碰自己的脚,就陈大荣那个大老粗,哪里会关心到这些。

“小婶子,你看这里扭伤了,我给你揉揉,很快就会好了,你忘了,我可是个学医的大学生,这种事情我熟!”

“那你轻点儿。”

感受着刘旭的手指不断按压在脚踝上,时不时擦过脚心,黄雯雯就觉得好像身上被撩起了一团火,越来越燥热。

刘旭也没闲着,视线顺着脚踝看上去,裙子下面的两条大长腿又细又白,顿时有了反应,赶紧夹紧双腿。揉搓的力度也越来越大,黄雯雯忍不住发出了娇吟。

“真没看出来,你还真的有两下子。”

黄雯雯自觉有点丢人,便岔开了话题,试图让自己也冷静下来。

刘旭也不戳破,顺势吹几句牛,说自己在学校里学了很多本事,别说捏脚了,揉肚子捏肩膀,各种各样的按摩都得心应手。

“是不是真的,那有机会我可要好好的感受一下,都是自家人,不用一下太浪费了。”

“小婶子有需要尽管说,我肯定各方面都能满足你。”

有几个字刘旭特地咬了重音,黄雯雯脸颊微红,秋水般的眸子里泛起波澜,她居然被刘旭捏的心神荡漾起来,想要他更用力一点。

嘴上不好意思说,脚却下意识的向前一身,一下子碰到了刘旭。

刘旭某个地方本就反应剧烈,这下弄得他更加热血沸腾,手顺着脚踝一路摸了上去。

黄雯雯虽然脸颊红的可以滴出血来,但她并没有阻止刘旭的动作,反而有些享受。

直到刘旭的手放在了她的下面,才猛的惊醒过来,赶忙挣扎着避开了他的手,就要站起身来,却忘记了自己的脚受伤了。

一个踉跄,径直把刘旭扑倒在地上,胸前一下子贴住两团柔软,连下面都好巧不巧的撞在一起。

“旭子,你这小子太坏了!”

“小婶子,明明是你骑着我,我才是应该喊人的。”

刘旭坏笑着抓了一把黄雯雯的屁股,手感很不错,陈大荣是真有福气。

“还不扶我起来?”

黄雯雯只觉得身体一下子软了,半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“小婶子,我帮你揉脚你还压我,这没点儿好处,我可是不会起来的!”

刘旭却是不着急,反而一双手都放在了黄雯雯的屁股上。

“旭子你小子跟我耍无赖?得了便宜还卖乖,信不信我回去告诉大荣,叫他收拾你!”

“小婶子看你说的,我就是开个玩笑。”

刘旭可不想因为这些事出名,扶着黄雯雯站起来,她坚持要自己走,可没走两步,就站不住了。

“小婶子,要不还是我背你回去?”

“不用……哎呀!”

黄雯雯摔了一跤之后,无奈认栽,跳上刘旭的后背,手臂挂在他的脖子上,哼了一声道:“驾!”

“小婶子你这么想把我当马骑?”

刘旭感受着黄雯雯的胸紧贴着后背很是舒服,乐呵呵的托住了她的屁股。

“那你可要骑稳!”

“旭子,你小子就不能老实点?”

黄雯雯恨恨的掐了一把刘旭,这小子一路上把她不停的往上扶,手还不老实的顺着屁股往里摸索。

胸口本就紧贴着刘旭的后背,扶一次就在背上摩擦一回,一来二去,加上屁股上的异样感受,很快把她弄得心痒痒的。

“我这也是怕摔了你,小婶子不也骑的很开心?”

刘旭故意挡着她的面,把手指放在鼻子下面猛的一吸,说道:“小婶子身上真香!”

黄雯雯两颊绯红,哼道:“你再不走,我可要叫大黑咬你了!”

大黑是陈大荣家里的一条黑狗,刘旭却没有在意,反而抓住了黄雯雯滑溜溜的小手说:“你走路不方便,我把你扶到炕上去就走,不然等下脚更不舒服了。”

说完也不理会黄雯雯的意见,打横抱起她就走进了屋头。

本想埋怨他几句,却感觉到刘旭小心翼翼把她放在了炕上,心头突然涌出一种被呵护的感觉,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“小婶子,你好好歇着,晚点我再来给你捏捏脚,保准你明天还能大清早去瓜田。”

“那你可别忘了!”

鬼使神差一般,黄雯雯居然有些期待。

刘旭回了家里,小姑已经做好了早饭,想到早上的旖旎事,陈兰兰一看到刘旭心里就有些痒痒的。

“旭子,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?”

“很舒服,以后要天天都能和小姑睡就好了。”

刘旭故意戳了一句,陈兰兰脸色泛红,随后说:“旭子你这孩子尽说胡话,你都多大人,怎么还能和小姑一起睡,以后可不许这样。”

听陈兰兰这口气,刘旭也没多说,吃过了早饭,便朝村里的诊所去了。

虽然昨天都没顾上和林月说说去诊所上班的事情,但有张丽丽在,这件事指定妥了,一个月八百块,也能给小姑减轻不少负担。

“月儿姐,今天更好看了,就跟那滋润过的小花儿似的,真招人喜欢。”

“没点正形。”

林月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,一直愁眉苦脸,这会看到刘旭没事人一样,心中一块石头也落了地。

“这得多亏月儿姐给我解毒。”

“你还说!”

想到那些事情,林月脸蛋儿腾的通红,怎么就和这家伙……不过个中滋味的确不错,甚至让人有点上瘾。

“毒都解了,你还想来干嘛?”

“昨天晚上想月儿姐想的我一晚上没睡好,又生病了,所以赶紧来瞧瞧你。”

林月被弄糊涂了,说道:“生病了来瞧我干啥?我脸上写药方咋地?”

“因为我得的是……相思病。”

刘旭一脸神秘兮兮的凑到林月面前,说出了缘由。

“切,尽学些城里人的花招。”

林月嘴上嗔怪,心里却是美滋滋的,这小子也算有点良心,不是穿上裤子不认账的混蛋。

“看也看了,还在这里做啥?”

“月儿姐这话问反了,不是你让我来诊所上班?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,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过来了。”

林月才想起来这件事,看着刘旭那满是委屈的模样,心中也觉得有点对不住他。

“要不你先回家吃点,反正现在也没多少人。”

“干嘛回家吃,这不就是有现成的?刚好把昨天晚上没吃完的补回来。”

刘旭突然抱住了林月的腰,顺着往下抓了一把,林月身子一颤,就扑在了刘旭的怀里。

想到席梦思上的疯狂,林月不由得有了反应。

“有人来了!”

放纵的欲望才刚刚涌出来,就被脚步声打断,理智占据了上风的林月一把推开了刘旭。

“月儿,还好你在,快给我看看。”

诊所外走进来个女人,刘旭眯了一眼就认出来她是村里小学的女老师宋晓,虽然只是个高中毕业,但教一帮小屁孩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宋老师的男朋友是镇上的老师,但村里人都没见过几次,纷纷传言两人黄了,要不哪家的男人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婆娘呆在这地方几年,都不来瞅几眼。

连村里的媒婆都想给她牵线搭桥,可宋老师无动于衷,说什么只想教小孩子,渐渐地也就没人过问了。

但宋晓的身材实在惹人惊讶,完全不像是村里姑娘的粗糙,那身段真的是该高的高,该瘦的瘦,大概就是书上写的那种黄金比例。

头发梳了个马尾,小小的鹅蛋脸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,哪怕是穿着村里的普通衣裳,也掩饰不住那让人眼前一亮的气质。

不过这个时候的宋晓眸子里只有痛苦,走路也顾不上形象,仿佛走一步都要忍受很大的痛苦。

“晓晓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被蝎子给蛰了。”

宋晓看到刘旭疑惑了一下,但身上的痛苦很快让她放弃了关心这些,整个人依靠在桌子上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我今天上厕所,没留神就被蛰了一下,现在疼的路都走不了,你快给我上点药治治。”

“这村里的蝎子毒性可大,你蛰哪了,快给我看看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宋晓为难的看了一眼刘旭,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“宋老师,我以后也是诊所的医生了,有什么话你就直说,治疗要紧。”

刘旭隐约猜到了一些,立刻给自己找好了充分的理由继续留在这里。

“这里。”

这话戳中了宋晓的痛处,她真的感觉再不上药都要晕过去了,便红着脸指了指自己的屁股。

林月本来也愣了一下,但看到宋晓脸色越来越难看,也就没顾上其他的,帮忙解开了裤子,就露出了那一块儿被蝎子蛰了的地方。

雪白的屁股上多了一片红肿,能看到有一块儿地方已经隐隐发黑,看样子中毒不浅,加上她这一路走过来,加速了毒性扩散,要是不尽快处理,废掉一条腿都是有可能的。

“晓晓姐,你这必须要把毒赶快吸出来才行。”

林月同样明白目前的紧迫性,但很不巧,她的嘴唇因为昨天太过激动咬破皮,虽然伤口不大,可要是她来吸毒,很有可能好了宋晓她中毒。

“那怎么办?”

宋晓慌了,一旁的刘旭站了过来。

“要不我试试?”

得知要被一个男人给自己吸毒,而且还是屁股上,宋晓心里一万个不情愿,可不时传来的阵阵剧痛,提醒她时间紧急。

“你……行不行?”

“宋老师,你放心,我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。”

刘旭立马拿出了一副宣誓的架势,宋晓也被他逗乐,忍俊不禁却牵动了伤口,一张小脸儿顿时花容失色。

看到这一幕,刘旭不再废话,手掌放在宋晓屁股上,心中暗暗感叹手感真不错。

宋晓身体也跟着一颤,她已经是很久没有被异性碰过了,何况还是屁股这么敏感的地方,脸蛋儿腾的通红,也分不清是疼的还是害羞。

刘旭凑近了被蛰的地方,先拿了镊子挑出毒刺,紧跟着俯下身去吸毒。

“呀!”

被猛嘬了一口的宋晓忍不住叫出声来,把刘旭也弄得一愣,赶忙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

“没……没事,你快点。”

宋晓羞耻的埋下头去,甚至都不敢看林月,简直是太丢人了。

但刘旭真的和他自个儿说的一样,受过专业训练似的,不但把毒素很快吸出来,连屁股也感觉到一阵阵酥麻,像有蚂蚁在爬,挠的心里也痒痒。

“都吸出来没?”

“宋老师你别着急,我再努力一把,流点血没啥事,要留了毒在里面,那可就是大问题了。”

宋晓羞涩的点点头,说道:“那你快点。”

诊所里难免有人来,万一被人看到她这个样子,传出去真的是要丢死人。

还好,直到刘旭起身,也没人来看病,倒是让宋晓松了一口气,就要站起身,却被刘旭给按住了。

“宋老师你别着急,我给你上点药,周围按摩一下,会好的快一些。”

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被刘旭这么一说,她还真的感觉屁股和大腿都在发麻,也就乖乖的趴了下去。

但她没想到,刘旭不仅嘴巴厉害,手上的功夫也不差,一双手好像带了电,在她的屁股上游走按捏,就将一股股电流送入她的身体,她甚至有点儿享受这个滋味。

“好了,宋老师你晚上明天再来换一次药,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。”

“谢谢你了,月儿多少钱?”

宋晓整理好衣服,付了钱就匆忙走掉了,一路上不住的鄙视自己。

那一瞬间,她甚至不愿意起来,想要刘旭一直按下去。

“我肯定是被毒素影响了判断!”

找到了合适的理由,宋晓心情开朗了一些,迈着小碎步回学校上学去了。

其实刘旭倒也想一直进行下去,或许还能更进一步,但这可是在诊所里,何况旁边还站着林月,他也不敢太放肆。

“小色鬼!”

“嗯?”

刘旭愣了一下,看着林月撅起的嘴巴随后笑了,凑过去说道:“月儿姐,你该不会是在吃醋?”

“我吃啥醋?去,把这个清理了,还有地板,也要打扫干净!”

好你个林月,还玩公报私仇这一套?

刘旭接过了垃圾桶,腹诽了几句,倒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转身就看到了赵天宝走进来。

因为昨天一直被盖着衣服,赵天宝根本没想到揍他的会是眼前这个,完全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刘旭。

“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

不过他还是很介意别的男人靠近林月,尤其是刘旭。

之前刘旭上大学的时候,那可叫一个风光,连村长都和他说好话,可把仅仅是初中毕业的赵天宝气坏了。

但谁也想不到,四年后会是这样的光景,所以每次看到刘旭,他都想要奚落一顿。

“我是这里的医生,你有病?”

“你特么的才有病,我看你是翅膀硬了,还敢骂我?”

真不愧是父子俩,说话口气都一个模样,让人反胃。

刘旭哼了一声,就这样抓着垃圾桶说道:“这里是诊所,你又不是医生,又没病的,来这里做什么?快走,我可没工夫招待闲人。”

“你还敢轰老子?我看你是欠揍!”

赵天宝说着张开手就要去打刘旭的脸,没想到刘旭闪身避开,反而把手里的垃圾桶扣在了他脑袋上。

刚刚用来放毒血的卫生棉,直接糊在了他脸上,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

“刘旭,今天我不揍你,老子跟你姓!”

“那还是算了,我可不要你这丢人现眼的孙子。”

刘旭冷笑一声,完全没把赵天宝放在眼里,老子能打你一次,就能打你第二次,打到你那乌龟爹都不认识你!

赵天宝气坏了,扯掉了脸上的卫生棉,握紧拳头就要去揍刘旭。

要说村里仗着村长的势,他去打别人或许还真管用,可惜他遇上了刘旭,非但没打着刘旭,反而鼻子挨了一拳,鼻血打着泡就喷了出来。

“我……我弄死你!”

这些年在村里还真的找不到人敢打的他出血,赵天宝立刻气坏了,随手抓起门口的扫把就要给刘旭来一下。

可他才走两步,突然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,站都站不稳了。

扑通!

后来居然跪在地上,摸着脑袋嘀咕:“好晕。”

说完直接趴地上昏过去了,诊所里的林月听到声音跑出来,看到地上没动静的赵天宝,还有一堆血迹也给吓坏了。

“你杀人了?”

“我杀猪都比杀他强。”

刘旭翻了个白眼,提溜起赵天宝的脸看了看,说道:“这脑残把刚刚那毒血给吞下去了。”

“啊?那他不就是死了?”

“哪儿那么容易死,就是昨天挨了揍没缓过来,所以晕过去了。”

刘旭慢悠悠的收拾了垃圾,才把赵天宝丢在了诊所门口,然后喝了一口水,噗嗤一下喷了他一脸。

“我怎么了?刘旭你要干嘛?”

赵天宝猛的惊醒,看到自己居然躺在诊所门口的地上,一抬头又看到了刘旭鼓着腮帮子冲向自己,更加懵逼。

噗!

一道喷泉从刘旭的口中冲出来,给赵天宝洗了个脸。

“刘旭你找死!”

“呵呵,赵天宝,你有本事就动手,我告诉你,刚刚那个卫生棉上是毒血,要是不尽快处理,你三天之内必死无疑!”

赵天宝愣了一下,随后抓住了刘旭的领口说:“你唬我!”

“信不信由你!”

 

刘旭一脸认真的模样还真把赵天宝唬住了,而且地上那个卫生棉他也看得到,上面的血掺杂着黢黑黢黑的东西,想到自己似乎真的舔了一口,登时心里就慌了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sdkesheng.com